钢铁直男金盏花

金盏花正在努修炼。

墙头众多的博爱党。

记一次掌门回来的场景

#尝试着练习
#很短很短
#背景是剑灵的,人物属于我

清晨的时候,掌门回来了。
这是过去四年中,掌门第一次回来。也怪不了大家不服,只是他常年在外奔波,好似外界的事情就比门派重要,众人心中忿忿——进入洪门不就是沾了个“救世大侠”的光么?还以为自己能有多特殊,好歹能得些关注。
大家规规矩矩的列队,跟着几位排行前头的师兄去大门口迎接。掌门取下斗笠,一双招子比寒夜还冰凉,哪里像心善的大侠?
“听说掌门是修习刺客道的呢...”
“难怪杀气那么重。”
“这种人也能当大侠的么...!”
掌门听见这话的时候还在解下手掌上缠着的绷带,他脾气好,不予理会。大师兄横了说闲话的几名弟子一眼,道:
“如果觉得闲,那就下去山脚跑两圈罢。...

Kyle' Lifetime

        Kyle出生在伦敦。当时正值大萧条时期,一家人就算能吃得上一块黑面包Kyle的父亲都会对着教堂的方向念诵圣经。幸好Kyle的姑姑在面包店工作,所以一家人还不至于饿死在拥挤的小屋里。Kyle十四岁的时候二战的帷幕拉开,先开始还好过,后来就愈发艰难。

        1940年4月到5月可不是什么好日子,德军的炮弹落在伦敦*1,大多数人还没来得及发出尖叫就被炸成横飞的血肉,大家东躲西藏,看见飞机的影子或者听见引擎的嗡鸣的声音就开始惊慌失措。Kyle...

© 钢铁直男金盏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